后入学生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暴力虐待» 。屈辱——旻怡的故事

。屈辱——旻怡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19-06-13 08:53:40   浏览次数:35

本篇最後由 旻旻旻 於 編輯



第一章:屈辱的開始



一個女生到底在性愛方面能夠忍受屈辱到什麽程度?答案可能每個人不一樣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說一說我自己的經曆。一個對我來說,極其屈辱,淫穢的經曆。而這個經曆,並不是一次,兩次,而是整整一年的經曆。



我叫旻怡,大家都叫我小怡。在我十八歲的時候,我跟我的第一個男友開始拍拖。他叫做Ken,是我們學校的學長,也是我同班同學課外活動社團的前輩。雖然同校,但是我跟Ken卻是在他畢業兩年後,在那一位同班同學的生日會上才第一次見的面。當時他二十歲,長得高高壯壯的,178公分高,65公斤體重,有一點娃娃臉。不叫做帥吧,但是就是很惹女生親近的那種樣子。生日會當晚,他很主動地跟我要了電話。從那天起,他就開始猛烈地追求我。



當時的我,155公分高,48公斤重,不算是苗條,但是我對自己身體的線條很滿意。該凸的地方凸,該翹的地方翹。尤其是我的臀部,在亞洲女生里頭,算是一個特異,小巧,即圓潤,也挺翹。是那種男人可以一手一個,抓起來而又極有彈性的那種。我的長相雖然不算是特別豔麗,但是瓜子臉蛋,大眼小嘴,算是人見人憐吧。反正當時很多男生追求我,但是我對同年級的男生,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。直到Ken的出現,讓我的感情世界終於淪陷了。只是當時我不知道,淪陷的,又何止是我的感情世界而已。



Ken的家里是開工廠的,畢業後他讀了一年的專科文憑課程之後,就在家里的工廠工作。他並不是那種好吃懶做的二世祖,工作方面挺努力的。不抽煙,少喝酒,看起來真是一個不錯的青年。當時我真的覺得好像抽到了一支好簽。因爲已經工作,所以他的經濟能力也不錯,當時除了每天通電話之余,還經常在周末和假日帶我到處找好吃的,好玩的。終於不久後,我跟Ken正式的成爲了男女朋友。而我跟Ken的第一次性接觸,也就在我們在一起的一個多月後。



那是一個下雨的晚上,本來我們打算一起去海邊逛逛的計劃被迫取消了。Ken就說不如到他家在附近的一套公寓里頭看影碟。Ken家里有好幾套房子,而且Ken跟家里開始工作後,這些房産都交給了Ken去打理出租。雖然當時我還是處女,但是如果說不知道Ken這麽說的目的是什麽,那只是騙人的。然而當時Ken給我的好感太大了,我非常的信任他,覺得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了,絲毫都不介意跟他好。而且平時我們在一起時,摟摟抱抱、親親嘴,甚至愛撫的動作都不少了。就算往下發展,我當時覺得其實也沒有什麽大不了。所以就一口答應了。



我們開車到麥當勞買了外賣,來到了Ken的公寓里頭。公寓不大,一房一廳,但是有電視、有影碟、甚至冰箱里頭有紅酒,當時我沒留意,一個待租的單位,怎麽會有這麽齊備的東西,後來才知道,這里其實是Ken的“行宮”。



我們吃了一些東西之後,開始一邊看戲、一邊喝起紅酒來。酒精的作用,加上你侬我侬的氣氛,浪漫的愛情電影情節,微弱的燈光,Ken在沙發上摟著我,然後喝了一口紅酒,含在嘴里,再喂進我的口中。我們熱烈的接起吻來。這時Ken的手慢慢地伸進了我的衣服里頭,撫摸著我的胸部,然後慢慢轉動我的乳頭。雖然不是第一次這麽做,但是在氣氛的影響下,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激動。我覺得我的心快要跳出來了,甚至有些喘不過氣的感覺,但是卻希望他能夠一直的吻著我,撫摸著我。



Ken的兩手慢慢地來到我的腰間,把我的短上衣推起來,我舉起了雙手,配合地讓他把它脫下。然而Ken把衣服推到我手腕處時,卻停住了,而且用衣服輕輕綁住了我的雙手。



我訝異地看了看他,他繼續吻著我,把我按倒在地毯上。當時我穿的是一件nu bra,他用一只手按住了我高舉過頭的雙手,一只手輕易地將我的胸罩脫下。然後Ken的手慢慢伸到了我的下身,我知道他想幹什麽,雖然之前我們並沒有進展到這里,但是這時的氣氛太對了,我只是閉上了眼睛,任他施爲。當時我穿的是一條短裙,里頭是一件粉藍色的小褲褲。Ken也不把短裙脫掉,只是拉下了小褲褲,然後開始用手指挑逗我的陰蒂。他的手指時而輕輕搓揉,時而伸進我的肉縫里頭,沾些從我那里流出來的淫水,潤滑我的下體。他的另一只手一直按著我高舉的雙手,而舌頭也從沒有放過我胸前的兩點。但是還是處女的我怎麽受得了這樣的攻勢,全身只是不停地顫抖,根本沒有思考的能力。



我嘴里這是只是哼哼嗯嗯地發出沒有意義的叫聲。再過一會兒,Ken改用兩手一起抓住了我的胸部,把我的腰部推高,墊了個小枕頭,然後用舌頭進攻我的陰唇、陰蒂、甚至陰道。



“不要,不要,我受不了了”我叫到。



但是Ken並沒有停止,反而舌頭動作更激烈。我當時只感到雙腿發軟,腳掌心熱得發燙,全身乏力、不停顫抖。終於,高潮來了。前所未有,自己自慰時從來沒有經曆過的高潮,在Ken的舌頭下,侵襲我的全身。我一下子昏死了過去,幾分鍾過後才醒過來。但這幾分鍾,卻是我命運的轉折。因爲後來我才知道,這幾分鍾里頭,Ken給我拍下了幾十張裸照。有見全身的,有對乳房、私處特寫的,甚至連我的屁眼也被拍了特寫,臉部特寫也有,反正如果照片給人看了,就等於讓那人看了我全身上下所有隱私。



等我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我全身赤裸在房里。Ken把我的雙手維持高舉的姿勢,綁在了床頭,無法動彈。他健碩的身體裸露著,整整六寸的陰莖勃起著,跨坐在我的腰間。雙手還在撫摸著我的乳房。我睜開了眼,又閉上了眼,繼續享受著Ken的愛撫。但發現我醒過來的Ken,跟之前的默不作聲完全相反,開始對我說話,而且都是一些很讓我感覺受辱的話語。只是當時我滿腦子想著享受與他的性愛,盡量討好他,而且身體也完全乏力,所以就都接受了他的行爲,接受了他在我耳邊的羞辱。



“剛才我舔妳的逼逼的時候,妳流了好多水,你很喜歡給人玩你的逼逼是吧?”



“綁著妳好不好?讓妳乖乖給我玩好嗎?”



“我現在要玩你的奶子了,你的奶子好好摸啊。奶頭好硬啊,你好淫蕩啊。”



“妳逼逼的水越來越多了,想要老公屌妳嗎?”



“腳張開,我要玩你的逼逼。”



“我要屌妳了,乖乖把腳張大,讓我屌你的逼逼。”



聽了這些話,我的心里頓時覺得好委屈,怎麽能說這些話來羞辱我?但是另一半又覺得好刺激興奮。男生從來都只有討好我的,沒有一個男生能夠給過我羞辱的感覺,這種感覺好奇怪,好特別。



我當時微微哭著回應說“不要,不要這樣,不要說了。。。”但是Ken並沒有停止。



“不要?說不要也沒有用啊,我今天就是要屌妳啊!”



“乖乖聽話,讓我插進去,讓我屌妳,我玩完了,就沒事了。”



說著,他用力張開了我的雙腿。酒精未散,加上剛才高潮過後讓我全身乏力,而且雙手被幫著,根本抵抗不了。而且說到底,那時他是我的男朋友,是我平時叫“老公”的人。我心里也很猶豫是否要反抗?



“我要屌進去了哦,乖乖不要反抗,讓我插你的逼逼”感覺到他的龜頭頂在了我的陰道口。我只是拼命搖頭。



“一、二、三,啊!好爽,進去了,我正在屌妳了!”我痛得大喊一聲,就這樣,他那大雞吧,進入了我從來沒有人進入過的處女穴里頭。



雖然陰道里頭已經有足夠的潤滑,但是畢竟是第一次,那一陣痛楚,讓我真的哭了出來,一直低聲哭喊“不要,不要,好痛”。Ken當時雖然言語上極盡羞辱我,但是動作上卻還是很溫柔的。當我痛得哭了的時候,他停了下來,然後慢慢地等我適應了,大概兩分鍾後,才由開始慢慢抽插,如果我又痛了,他又再停下來讓我適應。但是當他開始抽插時,他的那些話語又來了。



“喊不要也沒有用,我已經插進去了,你的逼逼已經被男人屌過了。”



“你的逼逼好緊,好好插,我今晚要插妳一整晚才行。”



“你的逼逼給我屌過了,以後就是我的了,以後也要天天給我屌,知道嗎?”



我根本不懂得如何回應他的話,只是一直低聲哭著說“不要啊,不要啊”。但是這樣顯然讓他覺得更興奮。



“爽不爽?被男人屌爽不爽?雖然講不要,但是很爽對不對?流了這麽多水。”



“腳張大一點,讓我插進去深一點,這樣精液才會全部射進去。”



“我要啊,我要射精在你的逼逼里面,這樣你才是真的被男人屌過了啊!”



“我都沒有用套哦,你的逼逼就是直接被我的雞巴屌了哦,精液也要直接射進去哦!”



雖然心里很難過,感覺很屈辱,但是另外一方面,Ken對我的身體的挑逗一直沒有停過,我的身體一直處於亢奮的狀態中。老實說,到了後來,我真的被插得很爽,而且一直希望他不停地玩弄我的乳房,一直不停地抽插我的私處。我甚至開始調整位子,讓他能夠插得更深,更用力。痛苦並快樂著,相信應該就是這樣了吧!



過了一陣子,Ken抽了出來,然後松開了我的雙手,把我反過來背著他。



“把屁股翹起來,我要從後面屌妳,要好像屌母狗一樣屌妳。”



“不要啊。。。”我低喊。



“乖乖聽話,讓我屌完了,就好了。”說著,把我的臀部擡了起來,讓我跪趴著背向他。巨大的陰莖又一次插了進來。開始噼噼啪啪的撞擊我的臀部。



抽插了一陣,Ken把本來抓住我的臀部的右手伸向前來,抓著我護在胸前的手腕。



“手拿開,我要玩妳的奶子。”然後把我的手反到背部,另一只手開始揉我的乳房。



“好緊,妳的逼逼好緊。腳張開點,不然我屌不動妳了。”



我這時已經完全放棄了反抗,只是屈辱地照著Ken的命令去做,讓他“屌”,讓他“玩”。



“啊,啊,我要射了,要射進妳的逼逼嗎?”這時他突然問說。



“不要啊,不要,我會懷孕的。”我緊張地對他說。



“妳說不要?不行,我就是要射進去,讓妳第一次真正給男人播種,真正給男人幹了,好不好?”



聽完他說,我竟然高潮了,而幾十秒後,他也顫抖了幾下。我知道,他射進來了。頓時,我大聲哭了出來。我真的給男人幹了,給男人在我

的“逼逼”里射精播種了。



完事過後,他躺了下來,抱著了痛哭的我。我用力的掙紮,但是掙不脫。他在我耳邊輕輕地說“對不起,對不起,乖,不哭了,好嗎?”

等我情緒稍微平靜下來。他抱著我,說“這其實只是我做愛的習慣而已,不是真的。平時我從來沒有這樣對你說話對不對?”

也對。我心想。但是這樣的性愛好奇怪,跟我預期的浪漫溫柔完全不一樣。我當時心情很矛盾。剛才經曆過的是從來都沒有試過的刺激與高潮,還有屈辱。那種心理難受,但是身體卻無法抗拒的情況,讓我有一種精神分裂的心情。



“那你以後還是會這樣跟我做愛嗎?”我問他。“還是會說那些難聽的話嗎?”



“其實,那些話只是話而已啊,我都沒有讓妳有任何痛的感覺對不對?”他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說。



我不知道怎麽回答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接受了,還是無法接受。畢竟那時我只有18歲,而且完全沒有這樣的經驗。而且當時我認爲自己真的很愛他。所以我只是看著他,沒說話。



“好啦,沒事啦,我們出去吃甜品好不好?”他扯開了話題“我們一起洗個澡吧!”



洗澡的時候。他又進入了一次,這一次沒有任何的侮辱性話語,只是把我按在了牆上,從後面占有了我。過程中,他非常溫柔,慢慢地抽插。雖然當時我的下體已經因爲第一次性交而紅腫了,但是依然讓我有了再一次的高潮。最後他卻沒有射精。



洗完澡,我們穿好衣服,出去吃宵夜。就這樣,我的初夜,在溫柔、屈辱、刺激、扭曲,還有三次高潮中結束了。而我一年的屈辱經曆,正式開始。



(第二章:威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