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入学生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人妻熟女» 雙媽灌溉[作者:不詳]

雙媽灌溉[作者:不詳]
发布时间:2019-08-01 02:20:37   浏览次数:827

本帖最後由 m327184 於 編輯



我被眼前這迷人春色刺激得控制不住了,伸手向媽媽的陰戶撫弄起來,她大概在睡夢中還不知道,我更大膽了,一根指頭順勢而入,輕輕地拔弄著陰核,過了一會兒,淫水就汩汩地流了出來,我一見,欣喜萬分,不忍看著這迷人的玉液流下浪費,就急忙伏下身,把嘴貼在陰戶上一陣吮吸

我實在忍不住欲火的猛漲,飛快地脫下褲子,爬上了床,那根火熱的大雞巴在媽媽的大腿間左右摩擦,一只手在陰戶上撫弄,又將她的大腿分開,想讓她的嫩屄隨之分開些,好方便我的進入,誰知在這緊要關頭,媽媽突然說話了:“臭小子,把上衣也脫了嘛!”

“媽,你醒了?”我有點不好意思。



“哼,你沒進來我就醒了,一聽腳步聲就知道是你這個想肏親媽媽的壞孩子!”



那壞孩子就肏親媽吧!“我迅速地脫下上衣,伏在媽媽身上,挺起陽具,朝著濕潤的屄口用力一頂,大雞巴直抵花心深處。



我一邊來回抽插,一邊問媽媽:“媽,你怎麽光著身子睡覺呀?也不怕著涼呀?也不說穿個小內褲把那?遮住,不怕涼風灌進去呀?要是你因那?著涼而不能玩,那損失不是大了嗎?”



“去你的,這臭小子,連親媽也不放過,也要調戲!媽還不是爲了你!再說,媽不是蓋有被子嗎?”



“怎麽是爲了我?”



“還不是爲了給你行方便?你幾天沒來媽這?了,媽本以爲你昨天晚上會來媽這兒陪陪媽,所以,爲了讓你玩時方便,媽就自己把內褲脫光等你,誰知,讓媽等了一個晚上……”



“真的嗎?那兒子就太對不起媽媽了,讓你失望了,現在兒子就好好補償補償媽媽吧!”



我開始用力地快速挺動,那根大雞巴在媽媽的陰道中不停地來回抽動,就像一個大馬力的活塞在汽缸中上下運動一樣,媽也欲火如熾,將雙腿搭在我的肩上,媚眼如絲,嬌頰绯紅,渾身輕顫,那個美臀也在下面不停地上下左右亂擺,又充分發揮了她特有的功夫,花心中一夾一吸吮著我的龜頭,夾著我的陰莖,夾夾磨磨,收收合合,似魚兒在吸水,又似羊兒在吮奶,一張一合地吸吮著,弄得我舒服極了,心中生出一種暢美絕倫的美感快感,令我骨酥心麻,無限舒服。



一會工夫,媽就淫水四溢,渾身輕顫,一陣陣的熱精泄了出來,我心中一動,又有了主意,趕緊抽出雞巴,將頭低下,用嘴對準媽媽的陰戶,將那股熱乎乎的陰精“咕咕”地全部吞了下去。



媽媽被我弄胡塗了,問我:“幹什麽呀,傻小子?”



“媽,聽說你們女人的陰精是大補劑。”



“去你媽媽的屄!哎,這不是罵我自己嗎?好兒子,你還沒泄呢,來,讓媽幫你吸出來,讓媽也補補身子。”媽說完就張開檀口,含住大龜頭吸吮著,舌頭不停地舔著我的龜頭,不時用盡力氣吸兩下,兩手不停地套弄著露在嘴外的大半截陰莖,一上一下地捋著,像手淫似的,不一會兒,我就被媽弄得射了精,一股股的陽精猛射入媽媽的口中,她全吞了下去,可我的陰莖並不因此而變軟,而仍是硬梆梆地挺立著。



“好吃嗎,媽?”



“好吃,我的好兒子射的,怎麽會不好吃?”媽吮著我那堅硬如鐵的陽具,舔著龜頭,把我的大雞巴弄得紅通通的,煞是好看。



“可我還沒過瘾呢!”我說著故意把大雞巴向媽媽的口中用力挺了一下,頂住了她的喉嚨深處。



媽趕緊吐出了我的雞巴,罵道:“臭小子,你想嗆死媽呀?用那麽大的力,你以爲這是陰道,能讓你捅個盡興呀?!我的嘴有那麽深嗎?真是個壞孩子!”媽雖然罵著我,卻又嬌媚地親了我的雞巴一下,從那樣子看來,她對我的雞巴真是愛極了。



“兒子要過瘾嘛!好媽媽,你沒見兒子的雞巴還是這麽硬嗎?”我對媽撒著嬌,這是我對付她的“法寶”。



“要過瘾也不能把媽媽的嘴當屄肏呀!你這孩子!”



“好媽媽,兒子憋得好難受呀!”



“你這孩子,怎麽總是射過了還硬梆梆的?真拿你沒辦法!”媽對著我那堅硬如初的大雞巴也無可奈何了:“要不這樣吧,媽去把你姨媽給找來吧。”



“不要,我要肏親媽,我最愛你了,親媽媽!”我正在興頭上,不想讓媽媽離去。



“媽知道你對媽好,可是你姨媽也一樣愛你,她也是你的媽呀!你可不能冷落了她,再說媽也泄過了,更重要的是,媽要和你姨媽商量一件事,如果成了,就能讓你又多幹上幾個美人了,媽想讓你和盡量多的美女做愛,讓你得到至高無上的享受,媽爲你真是費盡了心,可什麽都不顧了!”說完媽就披衣下了床。



“謝謝你,我的好媽媽!”



過了一會兒,媽和姨媽一齊進來了,姨媽一進門就脫去衣服,剛爬上床,就被我一把抓住,壓在身下,陰莖對準陰道口,用力一頂“叱”的一聲,全根盡沒,接著,我就鼓動腰肢,猛插不停。



“寶貝兒,急個什麽勁呀?你這孩子,也不給姨媽來點前奏,讓姨媽興奮點,流點水兒先自己濕潤濕潤,就這麽幹繃繃地就硬弄了進去,把姨媽都弄疼了!”姨媽嬌嗔了我一句,接著也挺動美臀,配合著我的抽插,那迷人的乳波臀浪,逗人發狂,我再也控制不住欲火的沸騰,沒命地猛烈地抽插著。



經過一陣猛插狂頂,姨媽的性欲達到了頂點,緊抱著我,一雙粉腿圈著我的屁股,緊湊的嫩屄用力夾緊我的陰莖,性感的玉臀拚命向上頂,春情蕩漾,媚態迷人,更加激起我的欲火,我知道姨媽快要丟了,就加緊用力幹著她。



“啊……好爽呀……好兒子……幹得好……美極了……你要把媽弄上天了……媽不行了……媽要泄了…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”



姨媽浪叫著,最後以幾個高亢短促而又音調曲折的“啊”收了尾,全身狂顫,香汗淋漓,媚眼半閉,檀口微張,兩腿用力一伸,陰壁猛的一緊一松,子宮中一陣陣地湧出滾熨的陰精,熨灸著我的龜頭,使我全身一顫,精液一陣陣地噴進了姨媽的子宮中,滋潤著她那神秘的花心。



“好兒子,真好,弄得媽美死了!”姨媽有氣無力地呻吟著。



“媽,兒子也爽極了,你的陰戶真好,你弄得也好極了。”我舒服地爬在姨媽的身上,將頭埋在她的乳溝中,舔著她的乳房。



“乖兒子,媽媽的三個女兒,你弄了幾個?”姨媽問我。



“全讓我給她們破身了。”我自豪地說道。



“好兒子,真能幹!”兩個媽媽異口同聲。



“姐姐,你還不知道,他把小莺那個騷丫頭也給肏了。”媽向姨媽“通報”著我的“戰績”



“那算什麽,一個貼身丫環,早晚要失身於他,你兒子厲害著呢,他親姑姐都被他給”強奸“了,還給他姑姐又一次破了身。”姨媽給媽媽講了那天晚上的事。



“真的?這小子,誰他都敢幹,咱家的女人,好象天生都是爲他而生的,誰的小屄都逃不過他的那根大雞巴!”媽媽感歎著。



“肏姑姐算什麽,連親媽你都被我肏了,還有誰是我不敢肏的?不過我肏的都是我喜歡的人,你們也喜歡我,兩廂情願,我不喜歡的人,送上門我都不要,不喜歡我的人,我也不會強求,咦?剛才姨媽是說我強奸姑姐,你怎能這麽說呢?難道姑姐不是心甘情願嗎?”



“心甘情願那是後來,剛開始你把她認成了我,去親她時,她同意嗎?還不是你後來用強,她才讓你肏的?”



“不錯,剛開始她是不同意,那是因爲她冷不防,沒有思想準備,所以才會反抗,後來經過我的求愛、撫摸、挑逗,她不是也來了勁,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嗎?”



“你雖然算不上”強奸“,卻最起碼也是”誘奸“,要不是你摟著你姑姐不放,一個勁的親吻、一個勁的撫摸、一個勁地挑逗、一個勁地用你那與衆不同的男性魅力去征服她那顆孤獨已久的芳心,去挑起她那塵封已久的春心,她會讓你肏嗎?”



“不和你說了,真會強辭奪理,要這麽說,那你和我第一次弄時是怎麽回事?是強奸、是誘奸、還是通奸?”我反唇相譏。

“哈~什麽都不是,那是媽我設下的圈套,才成全了你們兩個這段好事。好了好了,你們兩個不要再說了,爭什麽呀!真沒意思。”最後還是媽媽結束了我們這場舌戰。



我翻身下來,躺在兩位媽媽中間,享受著她們慈祥的愛撫。



“你對咱們家中的女人怎麽評價?”姨媽隨口問道。



“就是,你對我們是怎麽樣看的?”媽媽也追問著。



“讓我想想。”



於是,家?所有這些已被我“愛”過的女人的倩影一個個浮現在我的腦海中,我一面想一面說:“媽媽端莊持重,慈愛善良,就像是觀音大士的化身,雖然徐娘半老,但美人並未遲暮,胴體白晰細膩,肌膚如凝脂般光滑,依偎在媽媽的酥胸上,如處溫柔鄉中;媽媽含蓄妩媚,風情萬千,移裘就枕,曲意承歡,使我如浴春風,如沾甘露;徐娘風味勝雛年,實非欺人之談。媽媽是我心目中”慈愛女神“的化身,我真想永遠泡在我的發源地──媽媽的騷屄中。”



“姨媽風度高雅,漂亮迷人,對我的慈愛絲毫不亞於媽媽,平日氣質高貴,到了床上卻又對我淫蕩放浪,一身玉肌雪膚,堆雪積綿,乳波臀浪,令我眼花潦亂,只要一沾上身就令我銷魂蝕骨,讓我欲仙欲死,姨媽在我的心目中是”性愛女神“的化身,能和姨媽上床做愛是我的最高享受。”



“姑姐溫柔純良,清麗娴淑,雙目總散發著慈祥的光輝,猶如三春時的旭日溫暖著人的身心,嬌怯怯的令人望而生憐,我喜歡依在她的懷中,享受她的愛撫,母性慈藹,令人依戀。”



“大姐翠萍,天生麗質豔冠群芳,眉如遠山橫黛,目似秋水徹盈,唇若朱丹,齒若編貝,體態輕盈如迎風楊柳,軟語嬌笑似出谷黃莺,多情而不放蕩,溫柔而不輕佻,慈祥和藹,善良溫和,她把情與愛、靈與肉揉和在一起,全部傾注我身上,給予我世間最大容量的愛,她是我心目中”戀愛女神“的化身,我愛大姐,感謝上蒼對我的恩賜,希望能永遠和大姐相依相伴在一起。”



“二姐豔萍溫柔體貼,斯文娴靜,風姿綽約,體態嬌憨,舉手投足間嬌媚自生,星眸中常流露出如饑似渴的柔光,有股嬌豔動人的魅力,讓我不能自拔;渾身常散發著陣陣處女幽香,像一杯芳香四溢的美酒,讓我一醉不起,那雙結實的玉乳摟在胸前,如兩顆火球一般,灼熨著我的心靈,我願永遠臥伏在二姐的玉臂環抱中,永享那至高無尚的靈肉之愛,做她裙下的不貳之臣。”



“小妹麗萍,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,身材健美,體態勻稱,渾身充滿了活力,每寸肌膚都散發著青春的氣息,一舉一動都洋溢著迷人的風采,熱情似火,嬌俏放浪,愛我愛得要死,對我從來不矯揉做作,千依百順;她心眼玲珑,善解我意,純潔無瑕,活潑天真如依人小鳥,投懷送抱;如解語之花,嬌語喁喁令我棄憂忘愁。我對小妹是又疼又愛,我願永遠擔負起保護她的重任,伴她一生,給她幸福。”



我娓娓道來,述說了我對她們幾個的評價。



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,說起來一套一套的,看來你是真心愛我們幾個,才會對我們了解的這麽深刻!”媽媽吻著我的臉龐說。



“臭小子,敢說姨媽”淫蕩放浪“,真是個沒良心的。不過,你也說對了,姨媽一看見你,就情不自禁,自然就有一股浪勁要浪給你,不知上輩子欠了你什麽。”姨媽幽怨地說。



“好姨媽,我知道你對我好,知道你只對我一個人浪,我愛你,好姨媽,兒子並沒有說你浪有什麽不好呀,再說,到了床上要是不浪那有什麽意思?何況你是浪給你最愛的人──你兒子我嘛!兒子沒說錯吧?不要怪兒子嘛,好媽媽!”我依在姨媽懷中撒著嬌。



“姨媽知道,姨媽也愛你,要不然怎麽會浪給你?姨媽就怕你會嫌我和你媽獻身於你時已不是處女,所以才說姨媽浪。”



“不,姨媽,你到現在還不了解兒子的心,在我心目中,你們兩個和處女沒什麽區別,你們都是處女。因爲你們除了爸爸和我以外,沒讓別的男人沾過,這就是貞潔的,不管你們從前如何,我知道你們現在和以後都是忠於我的,這就夠了,只要我們真心相愛,處女與非處女又有什麽要緊?看來你們對兒子還是了解不夠,還是不相信兒子對你們的一片真心,以後,你們要是再說這個,我就要生氣了!”



“好兒子,你姨媽是考驗你呢!”媽媽忍不住揭了姨媽的老底。



姨媽正要責怪媽媽,我先撲到了她的身上說:“好呀,當媽媽的還這樣捉弄兒子,看我怎麽對付你。”說著,我在她身上四處搔癢,弄得她咯咯嬌笑,連聲討饒。



“兒子,你剛才有一點說的不對,寶貝兒,你想想,麗萍現在還能說是”含苞待放“嗎?她那原來待放的”苞“早給你弄開了,讓你給催放了。”媽媽取笑著我,以替姨媽解圍。



“媽媽真壞,取笑兒子,哪有當媽媽的說兒子給別人開苞的?”



“去你媽的,我這個當媽媽的都整天讓你這個當兒子的肏,說你點這話都不行嗎?噢,你說沒有當媽說兒子給別人開苞的,那就有當媽媽的讓兒子肏的?就有當兒子的整天光想著肏自己親媽媽的?光興兒子幹媽,就不興媽說兒子?”媽媽嬌嗔著。



“就是嘛,你自己的苞都是被你媽開的,都是你媽給你破的身,你媽說說你給別人開苞、破身,有什麽不可以的?”姨媽這話說得太有水平了,看上去是幫媽媽說話,其實有一半是在損媽媽。



“去你的,姐姐!你可真壞!光取笑妹妹!”媽媽不依了。



“對了,寶貝兒,你肏了我們娘兒幾個,對我們幾個人的這寶貝嫩屄,有沒有比較過?”姨媽又突發異想了。



“當然比較過了,你以爲兒子是什麽呀,是只知道”埋頭苦幹“的莽漢嗎?就像那次你倆量我的雞巴時你說的,別屄都讓我肏了,還不知道我的雞巴有多大,那多沒意思;對我來說就是別把你們的屄都肏了,還不知道誰的深誰的淺,誰的松誰的緊,那多沒意思。”



“告訴你們吧,經過這些天和你們娘兒幾個不分晝夜的玩,我對你們的那寶貝玩意兒早已是了了如指掌,就是在夜?不開燈,你們一齊上床讓我肏,包管我插進去就能分清是誰的屄!(這一點後來得到了她們的驗證)不信你聽我說的對不對:媽媽的嫩屄緊緊的,像處女一樣,比處女的還好,有處女之緊而無處女之疼,而且還有一個最大的與衆不同的特點,就是?邊會吸吮的,弄起來絕妙無比,是第一等的美穴;姨媽的浪水最多,幹著很舒服,暖和和的,滑溜溜的,浪起來陰蒂最鮮豔,也是個妙穴;大姐的陰戶最豐滿,比你倆這成熟得不能再熟的東西還要豐滿,鼓脹脹的像肉包子,嫩屄生的又淺又向上,插起來最省力,並且每次都能頂住花心,妙不可言;二姐的身材勻稱,乳房最豐滿,她的嫩屄是你們幾個中最漂亮的一個,發育的很充分很均勻,像一朵嬌豔的花兒,美豔絕倫,誘人無比,讓我看著就能得到性的享受;小妹的身材最健美,陰毛最多最長也最奇特:陰戶的上方和下方都長了許多,就連屁眼周圍也長了一圈,看上去就像是第二個陰戶,她的陰毛最能刺激我的性欲,她在床上對我也很浪。總之,你們娘兒五個,全是美人,各有各的妙處,我都喜歡,其實我喜歡你們,愛的是你們那顆愛我的心,是發自內心的,喜歡你們的身子只不過是愛屋及烏,不管你們長的怎麽樣,我同樣愛你們!”



“好兒子,真不枉我們疼你一場。”姨媽抱著我說。



“寶貝兒子,你真是媽媽的好兒子。”媽媽也感動地擁緊了我。



我左擁右抱,樂不思蜀了。



“唔……寶貝兒,你知不知道我們幾個對你的愛有什麽區別?”媽媽邊親著我邊說。



“讓我想一想……媽對我是八分母愛、兩分戀愛,姨媽、姑姐對我是七分母愛三分戀愛,大姐是五分母愛五分戀愛,二姐是三分母愛七分戀愛,小妹是十分的戀人之愛、兩性之愛,我說的對不對呀?”



“對,對,太對了。”媽媽和姨媽異口同聲。



“差點忘了,媽你不是說要和姨媽商量什麽事嗎?”



“急什麽,你不說我也不會忘記的。”媽媽白了我一眼,又對姨媽說:“姐,你還記不記得咱們沒出門時,跟著父親學醫,有一次看父親珍藏的古醫書時,看到上面有關”純陽體“的記載?”



“怎麽會不記?那本古醫書上寫著:”純陽體陽物大,性欲強,並能泄夜禦十女而不倒。“那時我倆還是姑娘家,看後羞的不得了。好好的,你問我這個幹什麽?難道……對了,咱們這個寶貝兒子就是”純陽體“,對不對?”姨媽像發現了新大陸。



“是的,我看一定是,每次他弄我都是射一次精根本不過瘾,非要再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,他才滿足,每次都弄得我泄得一塌糊塗,累得我筋疲力盡他才罷休,就像剛才我去找你時,他已經讓我弄泄了一次,但他那根騷東西仍是堅硬如初。”



對了,一定是,上次他肏他姑姐時,也是泄而不倒,讓我替他發泄,讓我也又得了一次享受;還有,我第一次和他幹時,那次不也是剛和你大幹過一場嗎?也射精了吧?“



媽媽點了點頭,又插上一句:“泄得還不少呢。”



姨媽接著說:“他剛弄過你,自己也泄了身,只歇了一小覺,我一進去,他醒來就接著上了我,大弄特弄,把正值虎狼之年的我弄得都泄了兩三次,他才射了精,卻還不滿足,還讓咱倆”二娘教子“,兩人齊上陣,他又和咱倆人各唱了一出”母子會“,把我弄得大泄過了,又去弄你,結果又在你身上射了一次,才算打發了他,這還不算,他剛睡了一小會就被我們弄醒了,接著又和我們大弄了起來,弄得我們都又大泄特泄,他自己也又一次射了精,你算算,那次他一連弄了咱們幾回,把咱們弄泄了幾回,他又射了幾次,不是能”泄而不倒、夜禦十女“是什麽?”姨媽也喜形於色地一口咬定。



“所以,就像那本古書下文所言,他破了童子身之後,必須夜夜春宵才能身體健康,如果不能天天發泄,就會內火攻心,對他身體不利。而他與衆不同之處就在於,一般男人如果房事過度,就會性能力下降,而他卻是越幹越能幹,因爲他如果和足夠多的女人性交,吸收足夠多的不同的陰精之氣,加上他自己身上過剩的陽氣,陰陽相濟,內精就會大增,精力就能充沛地保持一生,而不必擔心像一般男性一樣到了中年以後,性能力會大大下降,而他的性能力卻永遠不會下降,雄風依舊,甚至到那時再吸收更多的陰精之氣,會比現在更加強壯,那樣就能喂飽咱三個寶貝女兒,要知道到那時她們就像我們現在一樣,正如虎狼之年,所以,我想……”媽媽說到這,故意停了下來望著姨媽不說了。



“想什麽?快說,小妮子不要吊姐的胃口,只要是爲了咱們這個寶貝兒子,什麽我都同意。”姨媽催促著媽媽。



“我想讓他去多幹幾個女人,咱弟弟不是去年在湖北死了嗎?剩下那三位夫人,一個個貌美如花,而且都是三十剛出頭,在床上這方面要求正強,我想她們枯了一年多了,一定快熬不下去了,與其讓她們去找別人幫忙,不如讓咱寶貝兒明天回去,去替他幾個舅媽”灌溉灌溉“,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,不知姐你同意不同意?”



“當然同意了!我連自己和親生女兒都讓咱兒子搞弄完了,何況幾個弟媳?更何況是爲了咱兒子?爲了這個冤家,你就是讓我去幫他強奸他舅媽,我都願意!”姨媽浪態十足地說著,充分表現出了她對我的一片癡愛。



“那可不行,可不能強奸,咱們身爲女人,怎麽能幫男人強奸咱們的同性人呢?就算是爲了寶貝兒也不行!如果是你或我,被人強奸了,你做何感受?寶貝兒,別聽你姨媽的,你去舅媽那兒,可不能用強,只能引誘、求愛、迷惑,成就成,不成拉倒,不過憑你這長相、風度、魅力和這雄壯的本錢,加上她們現在的處境,媽保證你不會白去一趟的,最要緊是找準突破口。”媽媽糾正姨媽的話,並且教我行動的方法。



“我不過打個比喻罷了,你以爲姐姐就真的那麽壞呀?何況咱寶貝兒也不會想強奸女人的。”



“就是,我最恨強奸女人的人了,誰沒有母親姐妹呢?我這麽愛你們,將心比心誰不愛自己的母親姐妹?母親被強奸了心?會好受嗎?去強奸別人的母親姐妹,不怕報應嗎?”我說。



“對,所以你就奸自己的母親姐妹,這就沒有報應,對不對?”姨媽又故意逗起我來。



“去你的,姨媽,從你口?吐不出一名好話!我幹你們,是因爲愛你們,沒有其它原因!你把兒子想成了什麽?”我生氣了。



“姨媽知道,姨媽逗你玩呢,別生氣了,來讓媽親親。”姨媽抱著了我,用力地吻著我,用那張紅唇來平息我心中的不滿。



“寶貝兒,我和你姨媽爲了你這個寶貝兒,真是什麽見不得人的事都幹了,什麽浪聲淫語都說了,唉,真不知我們哪輩子欠你的,讓我們這兩個當媽媽的這麽愛你這個當兒子的,真是造孽。”



“兩位親媽媽,你們對兒子這麽好,讓兒子怎麽報答你們呢?我愛死你們了,我願爲你們做一切事情,只要你們要我,我隨時伺候你們,哪怕正在和天下第一美女做愛也立刻停止;只要你們不許可,就是天下第一美女脫光了躺在我床上我也不肏,因爲,在我心目中,沒有比你們更美、更神聖、更值得愛、更值得幹、更值得肏的女人!”



“好兒子,有你這句話就行了。”



“對,你有這個心,我們就滿足了。”



媽媽和姨媽喜極而泣,流出了幸福的眼淚。



我們三人又深情地對視了一會兒,不約而同地緊緊擁在了一起,又開始了我們的再一次瘋狂……